鑽石耳環

關於部落格
電腦公事包
  • 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詩詞歌賦唱響“核心價值”主旋律


  原標題:詩詞歌賦唱響“核心價值”主旋律
  在2015年元旦、春節之際,中宣部宣教局、光明日報社、中國網絡電視臺聯合開展“書寫核心價值觀 送您平安吉祥”新春詩詞歌賦徵集活動,面向社會廣泛徵集時代性強、文學味濃、寓意深刻的詩詞歌賦作品,祈願新春、祝福新年,烘托歡樂喜慶、安寧祥和的節日氣氛,唱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主旋律。創作時,可參照借鑒“圖說我們的價值觀”系列作品。應徵作品必須是原創新作。(12月中國文明網)
  “為你寫詩”,不是情話綿綿,不是“為賦新辭強說愁”,而是真誠的表達、動情的歌頌、深切的期盼,你是引領社會觀念走正走直的主旋律,你是“核心價值”里的一碗熱水,你把“正能量”描繪得有聲有色,你為唱響了引領潮流的“中國好聲音”。
  在2014和2015之間,辭舊迎新,該是話別昨天、期許明天的日子,對於過去應該有太多需要總結的東西,對於未來也有太多不確定但又嚮往的東西。文明的東西接觸多了,一閉目,滿腦是價值與意義,而且一年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反覆的出現在大眾傳媒里, 它是最熱詞彙之一。當這些充滿正能量的詞語成了人們關註的內容時,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社會正走在文明的康莊大道上。
  其實,我們有很多方式可以為“核心價值”唱響贊歌,但以“詩詞歌賦”來表達更有意義。一來是傳承意義,“舊瓶裝新酒”,不僅達到禮贊的目的,還有懷念的意味,讓人們在唱和詩賦中領略傳統之美;二來是時代意義,將“核心價值觀”納入創作題材範圍,這是時代的要求,也是人們向善的承繼,眾望所歸;三是創新意義,我們習慣了直率的表達道德和善良,但有時候,“朦朧美”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以詩達意,濃縮精煉,朗朗上口,易記易傳,可謂一舉多得。
  當然,寫詩唱賦不是最終目的,所有的形式都是為內容服務,而這個內容值得我們挖空所有的心思去贊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影響著現代人的行為模式。儘管只有24個字,但字字珠璣,都是濃縮的精華,它包羅萬象,我們生活的一言一行都在相對反映。而且精煉的表達並不缺乏詩意,反而增加了朦朧色彩,這與“詩詞歌賦”如出一轍,從表達手法上,到表達形式上,都極近相似,因此,為“核心價值”寫詩便成了一種可能,而且是可能會產生深刻的影響。
  對於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國家一直在倡導弘揚,,但以詩詞歌賦的形式來表情達意,頗有新意。從詩詞歌賦承載中國幾千的文化底蘊來看,它有能力將“核心價值”主旋律唱遍大江南北,以詩畫般的手法,把中國精神和中國價值傳遞到千家萬戶。(魯蘇/來源:中國文明網)
繼續閱讀

廈門東渡進口單批最大量臺灣水產品


  中新網廈門11月24日電 (顏長成陳長樂)記者24日從廈門東渡檢驗檢疫局瞭解到,運載著71580箱、重達644.2噸的冷凍秋刀魚運輸船近日靠泊廈門東渡同益碼頭。
  該批冷凍秋刀魚是東渡口岸單批次進口數量最大的散裝船運臺灣水產品,屬於臺灣漁船在公海捕撈漁獲。
  東渡同益碼頭是福建最主要的臺灣冰鮮水產品進境口岸,去年進口臺灣冰鮮水產品約占福建進口量五成左右。今年前10月,東渡口岸共進口冰鮮水產品78批次,總計419.65噸、總貨值71.34萬美元,同比增長5.4%、44.11%和51.49%。
  而日前進口的這一批臺灣冰凍秋刀魚,單批量就超過東渡今年前10月進口的冰鮮水產品總量。
  東渡檢驗檢疫局人士透露,大陸國家質檢總局近日批准東渡口岸成為大陸首批進口冰鮮水產品指定口岸。由於東渡檢驗檢疫局對臺灣水產品採取快速驗放模式,近年來東渡口岸臺灣水產品進口量呈持續穩步上升趨勢,不僅是報檢批次多,而且單批數量大、貨值高的散裝冷藏船運輸漁獲也不斷增加。
  據瞭解,隨著元旦、春節兩節的臨近,未來幾個月是臺灣水產進口高峰期,廈門進口臺灣水產品數量將會出現大幅上升。(完)  (原標題:廈門東渡進口單批最大量臺灣水產品)
繼續閱讀

別再遮掩賄賂黑名單了


  □李 階
  根據國家衛計委關於建立醫葯購銷領域商業賄賂不良記錄的規定,重慶市近日出台了相關配套政策,並公佈了第一家行賄的醫葯企業信息。據瞭解,此次重慶公佈的醫葯領域的“黑名單”,不僅有行賄者名單,而且有受賄者名單以及行賄受賄的金額。
  醫葯領域賄賂嚴重,與醫葯事業特殊的行業屬性、藥品製造和流通環節複雜相關,當然更有監管不嚴的問題。因此,2013年12月25日,國家衛計委出台了《關於建立醫葯購銷領域商業賄賂不良記錄的規定》,要求自今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然而,從《規定》實踐的情況來看,效果並不理想,時至今日,公佈醫葯賄賂“黑名單”的寥寥無幾。板子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不僅不利於醫葯領域反腐正源,更不利於打造良好的醫葯衛生秩序、構建健康的醫患生態。
  之所以“黑名單”公佈起來十分困難,無外乎有以下幾個方面原因:一者,對醫葯領域的商業賄賂並未認真監管,動真碰硬。表態也好、配套措施也罷,只是跟進上級工作做出的一個姿態;二者,監管或有成效,但是是否公佈、怎樣公佈受到了利益集團的百般阻撓。而從更根本的層面來看,醫葯購銷領域賄賂高發,還是與當前我國公共衛生醫療投入不足、藥品定價和採購機制不夠嚴密透明、傳統的以藥養醫模式得不到扭轉有關。
  當然,醫療衛生領域的腐敗並不是中國的專利,這也是全球各國共同面對的毒瘤。但事實上,發展中國家由於醫療腐敗造成的社會影響和危害更大,尤其是在我國醫患關係緊張的情況下,根除醫療領域的商業賄賂腐敗,更為迫切。“黑名單”未必能治本,但它卻可以切實推進醫療領域的反腐工作。時下,各領域都在反腐,實在不該再對醫療賄賂“黑名單”遮遮掩掩了,該公佈時必公佈,醫療領域的不正之風才可能遏制。
  (原標題:別再遮掩賄賂黑名單了)
繼續閱讀

環球時報:中美APEC爭主導權,好唬人的段子


  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今天正式舉行,在昨天的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主旨演講中提出“亞太夢想”,這是中國領導人第一次把這個概念推向世界。
  APEC的宗旨是推動亞太地區的經濟合作,但每次開會前後,輿論往往熱衷於發現、解讀大國之間的分歧。在這方面,美國等西方媒體的貢獻顯然最大,它們尤其把今年的APEC描述成中美“爭奪亞太主導權”的擂臺。
  它們的理由挺簡單的,一是因為這次APEC會議在北京開,中國有設置議程的一些特權。二是中國提出推進亞太自貿區(FTAAP),並且中國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這些都同美國主導或有巨大影響的TPP及亞洲開發銀行等形成競爭關係。
  這些說法給人一種印象,好像如今的美國很怕同中國競爭,中國只要提出與美國不太一致的主張,就是很嚴重的事情。而現實是,中美兩大國的關係不太可能這麼嬌貴,亞太的實際情形不會允許中美如此脆弱。兩國需要正視並處理好彼此的分歧,讓這些分歧不斷增添亞太地區的活力和彈性,而不是成為整個地區緊張的源泉。
  中國在不斷發展,國力日強。中國並無“主導”亞太的願望,我們也不太可能在涉及本國重大利益時接受美國的“主導”。西方輿論總結說,中國開始動手修改美國制定的規則,用中國自己主導制訂的規則突破以往的國際秩序。西方的精英們習慣性地對中國不放心,總是帶著高度警惕進行分析。
  實事求是說,中國人對國際“規則”和“秩序”形成較為嚴肅的思考都是近年的事。隨著中國利益在全球範圍內的擴大,我們覺得自己對它們應當有一些發言權,這種願望是自然而朴素的。中國並不想做現有世界秩序的顛覆者,我們認為那對中國沒什麼好處,但我們希望這一秩序更契合處於變化中世界的現實,照顧包括中國在內的各方利益。
  美國為何總想主導世界?它事實上沒那麼大的力量。歷史上沒有過可以消滅世界多樣性的全球霸權,美國也做不到。從中東到烏克蘭再到東亞,如果說美國的主導權無處不在的話,那麼它“主導”的質量實在太低了,幾乎是在自欺欺人地使用這個概念。
  美國確在主導TPP談判,並把中國擋在了門外。對TPP的前景,爭論很多。但可以肯定地說,如果TPP排除中國這一世界第一大貿易體,這一定會成為它今後每走一步都繞不開的先天缺陷。
  中美兩國做任何事,如果無視對方的利益而追求自己的單贏,都不會有全亞太範圍的成功。“主導”恐怕是過時的思維,“爭奪主導權”更是有害無益的策略。
  在亞洲,東盟開展各種倡導的能力大概不比中國低,在東盟內部,新加坡所扮演角色的活躍度不低於印尼和馬來西亞,然而在這些國家和組織之間探討“主導”的問題,顯然缺少實際意義。
  美國的精英們不用總擔心中國會爭奪美國手中的權力。那些權力究竟是什麼,它們能給中國帶來什麼好處,這些問題根本不在中國社會的核心興趣圈裡。而且,它們既然不是白宮或五角大樓裡面的桌子和椅子,美國人就不必擔心中國人會把它們搬走。
  中美的神經都需要強大些,而且亞太業已形成的錯綜交織的事態和關係會逼兩國逐漸“適應一切”。美國需要重振發展的雄風,保持其綜合實力在全球的高份額。那樣的話它的影響力就不會萎縮。否則它的自我感覺肯定會越來越糟。這跟中國與它“爭奪主導權”根本無關。▲
(編輯:SN090)
繼續閱讀

看到街頭的彈珠機孩子就走不動了


  家長髮愁:
  看到街頭的彈珠機
  孩子就走不動了
  昨日,市民趙先生致電96678:路邊不少門麵店外都擺放著彈珠機,自己7歲的孩子只要看見就走不動了。
  豐慶路巡防隊高磊說,西史趙社區附近的小賣部都有這種彈珠機,在門麵店多的街道也幾乎都有。“有的家長說孩子為了玩這種彈珠機,甚至偷拿家裡的錢。”
  記者在興榮街一家童裝店門口看到一個“灰太狼”彈珠機。老闆說,這個游戲機是加盟時公司送的,主要為了吸引孩子們,增加店里的人氣。
  對彈珠機存不存在賭博因素,一名派出所警官說,只要經營彈珠機老闆不兌換現金,應該不屬於賭博,但對彈珠機所帶來的問題不能忽視。
  河南金緯律師事務所馮焱燚律師認為,路面上經營的彈珠機從本質上就是一種游戲機,和網絡游戲一樣不違法,一些自製力差的人可能會沉迷。建議彈珠機不要在學校附近經營,家長應加強對孩子的管理,經營者也應從社會責任角度上別讓孩子長時間玩這種游戲,適當勸導。
  鄭州晚報記者 張玉東
  線索提供 趙先生(稿費50元)
  (原標題:看到街頭的彈珠機孩子就走不動了)
繼續閱讀

全總書記陳豪出任雲南省代省長


  南都訊 記者陳磊 據全國總工會網站顯示,中紀委副書記李玉賦已經出任全國總工會黨組書記。目前,李在全總領導排行中位列第二位,料將接替已經赴雲南工作的陳豪,主持全總日常工作。網站同時顯示,陳豪尚未卸去全總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
  官方簡歷顯示,現年60歲的李玉賦是江蘇人。2001年4月,李玉賦出任中紀委副秘書長兼監察綜合室主任。2002年12月,48歲的李玉賦出任監察部副部長。2007年10月,李當選為中紀委副書記,是當時中紀委副書記中最年輕的一位。當選後次月,李玉賦即被中央明確為正部長級幹部。
  另據云南網消息,雲南省人大常委會昨日舉行第十三次會議決定,接受已外調的秦光榮辭任雲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接受新書記李紀恆辭任省長職務,並決定任命省委副書記陳豪為副省長、代省長。
  陳豪生於1954年2月,是江蘇海門人,仕途起於上海,曾任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兼市總工會主席。2010年調任全總黨組副書記,並於2011年兼任全總副主席。2013年2月,任全總黨組書記、副主席,躋身正部級。
  按照法定程序,陳豪將在下次雲南省人代會上(若不增開,下次會議將在2015年1月舉行)“去代轉正”。另外,昨日舉行的遼寧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李希當選為遼寧省省長。今年4月,遼寧省原省長陳政高進京接替薑偉新任住建部部長,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李希北上遼寧,任遼寧省委副書記。5月初的遼寧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上,李希被任命為代省長。  (原標題:全總書記陳豪出任雲南省代省長)
繼續閱讀

香港黃金周零售額暴跌40% 為11年來首次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0月5日報道,由於人們趁假期出游消費,因此這段時期往往是商家們的銷售黃金期,無論酒店、景點都會大爆滿。除了內地,許多海外城市也確切感受到“黃金周”所帶來的龐大消費能力。
  一直以來,每年的10月1日至7日前後,香港的過境客流都異常繁忙。短短一個星期內,香港海關迎接的內地訪港旅客人次估計超過100萬。
  不料,香港的“占中”行動越演越烈,示威者“占據”中環、金鐘、銅鑼灣、灣仔和旺角多個地區,造成混亂,旅游業首當其衝。有人估計,這次的“占中”行動至少會給香港帶來400億港元的經濟損失。
  區域性調查顯示,香港今年國慶黃金周的零售銷售額大降40%,為2003年開放大陸游客赴港“自由行”以來首次出現下跌。
  香港零售管理協會6日公佈黃金周初步銷售數據,零售商銷售額平均較去年急跌30%至40%,部分如只有一、兩間分店的鐘錶店,生意更大減80%。受政局影響,在傳統購物旺區尖沙咀、銅鑼灣及旺角,不少店鋪需暫停營業。在以往黃金周人頭涌涌的廣東道,至中午時分仍人潮疏落,以往出現排隊潮的名店前,基本不需排隊就能進入,有多次來港旅游的游客指,從未見過旅客如此疏落的廣東道,有現場保安人員稱,“即使有旅客經過,都幾乎不會進店購物,快步行過就算。”
  該會主席麥瑞瓊表示,該會查詢了30間零售商,在黃金周假期前五日,百貨、超市及藥房等連鎖零售商,在中環、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等受利空事件影響的地區,生意大降10%至45%不等;服裝的銷售減少15%至50%;珠寶、手錶則跌28%至45%;餐飲跌25%至40%。
  不過根據香港入境事務處數據,黃金周前四日的旅客數目不跌反升,較去年增長近1.6%。麥瑞瓊表示,這數字對比8月時內地旅客數目仍增長15.9%,但升勢已大幅放緩。
  一名本港珠寶零售商管理層表示,運動的影響是短期的,相信銷售未來會慢慢恢復,全年計對收入打擊不會很大。他亦指出,非占領地區的生意,近日未見有很大變化。
  受銷售或出現萎縮的預期影響,香港零售類股票在上周也經歷了較大波動,國際化妝品連鎖店SaSa上周由5.32港元/股跌至5.14港元,本周一又回到5.31港元。
  分析>>>
  內地旅客組合轉變 前八月零售都負增長
  麥瑞瓊表示,利空不會是唯一影響零售表現疲弱的原因:香港本來因為內地旅客組合轉變,更多短途甚至即日來回的旅客來港,不少人長假反而選擇海外旅游,1至8月的生意都是負增長。零售業泡沫嚴重,經營成本過高,如果生意持續不景氣,現金流會有問題。
  數據顯示,大陸游客為香港零售業貢獻了40%的份額,是該城市經濟的重要支柱。參考消息 中國日報網等  (原標題:香港黃金周零售額暴跌40% 為11年來首次)
繼續閱讀

打新資金解凍 市場預期樂觀 可考慮持股過節


  
  “加揚子晚報財經微信‘錢眼’,讓您的財富保值增值。”
  上周大盤創下自2013年2月28日滬指2444點後的20個月新高2365點,雖然短期內2350點陣地還將有一輪多空拉鋸爭奪,但大盤仍將保持震蕩上行的運行基調,本周節前只有兩個交易日,上周打新的數千億資金即將解凍,預期節前仍將以震蕩上攻為主,由於普遍看好節後行情,加上過去10年“十一”後一周的走勢統計看,節後行情可期,所以建議大家根據自己手上的個股情況,可以更多地考慮持股過節。
  今天走勢:
  打新資金解凍,後市有望繼續上攻
  收復2300點只是長牛市行情的開始,從上周五的收盤點位2347點來看,在2350點陣地短期仍將有拉鋸戰,但需要強調的是,一旦有效突破2350區域,意味著將最終打破2009年8月4日3478點與2010年11月11日3186點兩個近5年來最重要頂部連線的下降壓力線,扭轉了長期下降趨勢,使長期底部確立。十月大盤仍將保持震蕩上行的運行基調,衝擊2350點上方兩個重要目標區間,其一是2380-2400點,其二是2430-2450點。
  從今年前三季度股指運行趨勢看,A股有望續寫“紅十月”行情。統計過去10年“十一”後一周的A股走勢,除了2005年和2008年下跌之外,其餘8年全部是紅盤報收。大家不妨安心持股過節,等待節後高點拋出機會。
  2300點已經站穩,2400點近在眼前,現在到了爆發的臨界點,考慮到房市的擠出效應,滬港通等多項對資本市場起到根本資金需求關係的數據正在發生劇烈變化,這是市場上漲的真正意義,如果回憶一下A股最近5年類似於這樣的上漲你就會發現,這樣的上漲一旦開啟,意味著場內資金正在構建一套新的資金流通體系。
  目前,中國的資本市場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歷史劇變,身在其中你可能不會馬上深切的感受到這一點,但是,若干年後,等你回頭而視,你就會有如同現在看十年前房價的感受。
  今天操作:
  如拉中陽,可賣高買低
  資金面上,不管是新增基金賬戶還是新增股票賬戶,均維持在一個很高的水平上,另外滬港通的臨近,萬億資金的虛席以待,都是資金源源不斷流入股市的證明,隨著大筆增量資金的入場,將會持續不斷推動股指上行。特別是節前打新的數千億資金也陸續解凍,節前再拉中陽的可能較大,短期內如手上的個股連續大漲,可逢高部分減倉,節前總體原則是賣高買低。
  在操作中,持股過節有三類個股可以優先考慮:一是改革概念股。目前央企改革,土地流轉概念股、油氣改革概念股等品種均是改革主線下的分支。二是本輪滯漲的行業龍頭股(目前市盈率低於10倍),即具備滯漲+低市盈率雙重因素,其中特別看好券商板塊,未來滬港通受益最大就是券商股。三是低價股群體,這一群體這兩周賺錢效應明顯,例如鋼鐵、重裝備、運輸、高速公路、石油化工、電力等一大批6元以下的股票。
  提醒大家我們只在微信上推介個股,並不在報紙上直接推介,大家可以加揚子晚報財經微信《錢眼》(微信號為mymoney888)或掃二維碼關註個股信息,特別提示我們的微信並不收費。海 哥  (原標題:打新資金解凍 市場預期樂觀 可考慮持股過節)
繼續閱讀

長城是盾牌,運河是交融


  (顧風,一生從事文物研究和保護,在文物發掘現場和建築工地之間奔走,從挖掘機下搶救文物和遺址,被稱為揚州古城的保護人。)
  主筆_潘採夫 實習記者_李湃豐 揚州報道 攝影_劉浚
  顧風已經從中國大運河申遺辦公室主任、揚州市文物局局長、揚州市博物館館長的崗位上退休。這位出生在大運河邊彩衣巷的地道揚州人,一生從事文物研究和保護,在文物發掘現場和建築工地之間奔走,從挖掘機下搶救文物和遺址,被稱為揚州古城的保護人。這位書生氣十足的文物局長,曾因一件古代文物被市政施工毀壞,而孩子氣地揪著施工單位的局長,要“把他抓到公安局去”。
  顧風近十年致力於大運河的申遺和保護,一方面出於歷史責任,另一方面來自他對運河與生俱來的感情。他對隋唐運河、京杭大運河沿岸的風土人情和文物古跡如數家珍,聽到沿岸文物被破壞的消息會怒不可遏。
  運河的保護應法制化
  南都周刊:你是何時介入運河申遺的?
  顧風:我的介入是在2006年。2006年下半年,揚州市長就開始醞釀大運河申遺的事。揚州動手比較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經對古運河段做整治。過去我們運河邊有很多碼頭,很多工廠車間,運河邊上還有不少早年從外地漂泊過來的人,他們只能在城牆外面沿河而居,但條件是比較差的。
  南都周刊:住在河邊的生活很差嗎?
  顧風:每年我們這邊到了雨季,特別是淮河的水要入江,我們這個地方再下大雨,那個水就淹上來了,河邊的房子裡面全是水。所以政府當時考慮把運河整治成一個風光帶,把這些沿河的居民搬遷,安置到其他地方去,這個地方就變成一個相當於運河公園。
  南都周刊:剛開始是京杭大運河單獨申遺,後來為何加入了隋唐運河和浙東運河?
  顧風:我們當時考慮,儘管中國的運河有三千年曆史了,但需要歸結到一個概念。隋朝運河不是最早,但是它是大運河概念形成的一個時代。所以就把隋唐運河包括了進去。
  南都周刊:但浙東運河加進去有點奇怪。
  顧風:有人要擠進去,跟浙東運河沿岸城市熱愛運河也有關係,他們覺得他們的運河也是很早的。所以到後來是一個妥協的結果。
  南都周刊:就申遺這事,運河各沿岸城市的市長們心態和出發點是不是不太一樣?
  顧風:應該講希望申遺成功,這一點是所有城市的共同願望。但也有一些小算盤,希望能從申遺中分一杯羹。現在有一點實用主義,比如會想,我們申遺乾什麼,我們花了錢出了力,是不是能讓經濟發展,能夠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總是有這樣的小算盤。
  南都周刊:我們申遺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顧風:為了更好地保護遺產,而且能夠更好地長久地發揮它的作用,這個是根本的目的地。大運河申遺成功之後,對全線的保護工作還要不斷進行。申遺成功並不說明你什麼事情都合格了,我們還有很多東西不合格。
  南都周刊:我到一些運河沿岸城市,有的正在蓋商鋪和樓房,工程非常大。
  顧風:這是沒有長遠眼光,也沒有文化自覺的城市。這個東西實際上是很可怕的,你如果真的這樣幹下去,黃牌警告,紅牌警告,遺產最終就拿掉了。因為不是世界遺產組織要你申遺,是你要申遺啊,你為什麼要申遺?
  南都周刊:中國大運河申遺辦公室要從申遺到保護轉型,對於運河全線的統一保護,有沒有制約力?
  顧風:這種制約應該說是有限的。所以申遺之後,大運河的保護管理應該納入到法制化的軌道,應該建立一種監管的制度,這是後申遺時代所必需要做的事情。
  隋煬帝的另一面
  南都周刊:隋唐大運河溝通了洛陽、西安、北京、杭州等地,如果把隋唐大運河單獨申遺,是否更能體現當時中華帝國的氣魄和文明?
  顧風:隋唐運河的價值其實不僅在隋唐,比如河南段在宋代也是非常繁華的,宋代運河的作用非常大,但可惜的是黃河泛濫以後,帶去了大量的泥沙,這個運河已經被淹沒掉了。我們中國人喜歡講故事,喜歡翻史料記載,但世界遺產組織不聽你說得天花亂墜,最終你要和實物對應起來,就看大運河是否符合世界遺產的六條標準。我承認隋唐運河好,但是很遺憾隋唐運河遺址太少,你不能拿幾張紙去講啊。
  南都周刊:運河對於中華帝國文明的價值,感覺用現有的遺產很難體現得充分。
  顧風:其實運河的經濟、文化價值遠遠超過水利價值,一個大帝國靠它來維護,從推動文明的角度,它和長江黃河這些自然河流的作是一樣的。現在的情況確實有點遺憾,最重要的東西沒展示出來。
  南都周刊:提到隋唐運河和揚州,就不得不說楊廣,他可以說中國大運河的“奠基人”,我這幾天在揚州發現,本地人對楊廣的評價和歷史上的楊廣大不一樣。
  顧風:楊廣的形象之所以受到損害,一方面是後一個朝代為了政治需要,有意把他的功績掩蓋掉了,把他的缺點錯誤放大了。更重要的,楊廣的形象被歪曲被妖魔化,是宋代的一些文學作品,一直到明清小說,把隋煬帝的形象給壞掉了。
  我曾將隋朝叫作“流星王朝”,這個王朝非常重要。當時中國南北分裂幾百年了,文化、經濟、思想觀念的差異性,給統一帶來了很大的困難,能夠統一中國,楊堅、楊廣確實雄才大略。隋煬帝很能打仗,他還是搞統一戰線的高手,起用了大量的南方人,最後死心塌地跟著他。他死的時候,很多殉葬的都是南方的高級將領。
  南都周刊:那他最後為什麼倒台?
  顧風:楊廣倒台有幾方面的原因,濫用民力是一個方面,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李淵,跟李淵這幫北方出身的高級幹部的政變有關係。隋煬帝一生做的都是大事,修長城,開運河,等於給國家開了高速公路。包括徵高麗,為什麼唐代也要徵高麗,不僅唐太宗徵,唐高宗還要徵,當時的中原政權一定是感覺到了威脅。隋煬帝沒什麼私心雜念,也沒為自己修墳墓,他是太想在短時間里出一些政績來。
  南都周刊:揚州歷史上出過隋煬帝,出過吳王夫差,乾隆幾下江南都到揚州,揚州就被描繪成了一個享樂城市,說皇帝來揚州就是玩的。
  顧風:隋煬帝做了皇帝到揚州,是有政治考慮的。當時的揚州在東南地區的地位,相當於近代的上海。揚州又是隋代的四大行政區之一,隋煬帝當皇帝前,揚州是他的龍興之地,是他的政治根據地,也是政治發祥地。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回揚州來,我給他講隋煬帝,他一聽就說,老師小時候就講隋煬帝來揚州看瓊花。其實說隋煬帝到揚州是為看瓊花,這是子虛烏有,是宋代詞話里講的。
  運河最大的好處是潤物細無聲
  南都周刊:從一個國家文明的角度去考慮,運河的興衰跟中華帝國的起落有沒有緊密的聯繫?
  顧風:一定是運河興則國家興,國家興則運河興,這個是必然的。具體到揚州,從歷史上看,揚州的興衰就是運河的興衰,同時也是國家的興衰,這個步調是一致的。揚州的起落太多了,它是一次次的毀滅性破壞,但只要戰爭結束,稍有和平的環境,很多人又來了,人來了物資來了城市又復興了。這都是因為有運河,其他城市沒有這麼一個特點。
  南都周刊:從歷史上看,晉商、徽商都在揚州做生意,靠著運河做生意,揚州的本地人是個什麼狀況呢?
  顧風:你要看什麼時代的揚州人。因為每一個時代的揚州人,他不是一回事。就像今天的埃及人,他不是法老時代的埃及人,不能說是同一撥人。揚州這個地方就是戰爭毀滅性的破壞,大家都跑掉了,是一個空城或者很少的人留下來了。但是一到和平時期又聚攏過來了,聚攏過來的那批人,可能就不是原來的那批人。揚州可以說是座移民城市。
  南都周刊:有一種觀點說運河是中國古代城市的搖籃,您如何看這個說法?
  顧風:運河開鑿了以後,它帶動了很多城市群產生,沿河的小村落變成了一市鎮,市鎮變成了城市,都膨脹了。運河構成了一個水網,它是縱貫全國的,以水陸交通為骨幹的這麼一個漕運體系,它同時也配合水陸,也有了若干的陸陸系統。我們這一帶,比如高郵,你看它那個驛站的陸陸和水陸是並行的,至少到明代它是非常完善的。
  南都周刊:有觀點認為到清朝以後,運河就成了一種落後生產力的代表,因為海禁的環境,造就了運河的繁榮,您認同這種觀點嗎?
  顧風:造成運河衰落的並不是海運,直接對它的運輸方式產生明顯衝擊的肯定是火車和鐵路,因為工業革命,使國家向現代化邁進。那時候中國的船還是帆船,有風能走,沒風不能走,所以那時候人們覺得這個東西太落後了。但現在船是機動船了,它的運費低廉,比汽車火車都便宜,所以現在運河還一直在活著。
  南都周刊:葛劍雄教授寫過一本書《統一與分裂》,他認為運河對自然河流的水質有損害。再一個他覺得對老百姓沒有什麼幫助,說運河的作用只是為了帝國中樞的穩定。
  顧風:其實運河它是多功能的,運河有補水和泄洪的這樣一些基本功能。就是你水滿肯定要排,水不足肯定要補,這點整個運河是形成一個體系的。實際上,運河比長城要重要得多,它比長城對中國發揮的作用要大。
  南都周刊:運河裡的船全是漕運的嗎?跟普通老百姓生活有關係嗎?
  顧風:不全是漕運的船。在江南和浙東,我們的運河是一個網絡,比如我們揚州,運河它形成了一個水網。像江南的那些古鎮,幾乎每家都有碼頭,小船可以撐到家門口,你想這個對於一個水鄉來講,它有多便利。運河剛開始很嚴格,唐朝起初只能運糧食,但是水手們不斷帶各地的土特產放在船上,比如說到揚州了,晚上就拿出來賣,所以唐朝有宵禁,但揚州晚上有夜市,提著燈籠火把在街上交易。
  運河最大的好處是潤物細無聲,它不像長城那樣剛性,起了一個盾牌的作用,變成一個游牧文明和農耕文明的一個分界線。運河是交融的,它給社會生活帶來了好處,我們身在運河的人知道。
  跟“權貴”短兵相接
  南都周刊:在運河尤其北方運河多年斷流後,南水北調是不是運河新生的機會?
  顧風:南水北調工程對於生態是不是會有一些消極的東西,咱們沒辦法評估,但是有一點就是說,南水北調是運河煥發青春的,賦予它的新時代的一個機會。因為南水北調很多河道,走的河道都是老的運河。有些廢棄的河道,在南水北調工程當中,又賦予了它新的生命。
  南都周刊:南水北調對北方意義更重大。
  顧風:對,北方要吃水的。我印象深刻,我有一回到河北,我們考察大運河。我們的車超速了,在一個公路上被攔下來了,人家問乾什麼的?我說我們是大運河申遺辦的,他沒聽懂,他一聽到運河就跟水掛起勾來了,問我們能不能多調水過來啊?然後就放我們走了。從這個細節來講,北方人多麼渴望南方的水。
  南都周刊:作為揚州“土著”,這麼多年來,你建唐城、揚州博物館,推動運河申遺,對南門遺址保護,對東大街和民巷的保護。內心裡面有沒有一種什麼樣的理念支撐?
  顧風:我們這代人在成長過程當中,經歷了很多曲折的東西,這種經歷又磨煉了我們的一種意志。我們小時候被教育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同時它跟我文人的這種氣質又融入到了一起。所以我在行政系統裡面是另類。我常常這麼想,為什麼我率性,為什麼我敢於去頂,敢於去跟主要領導較勁,很大程度上我對這個城市一種熱愛的情感。我是老揚州的居民,我家七八代都在揚州,我又在保護城市,保護文化遺產的崗位上,我不盡責,不僅是對不起這份工作,也對不起這個城市。
  我是搞歷史的人,很多事情會用一種歷史觀來看待,所以說我們在保護這個城市,很多事情我們是有一點先知先覺的。
  南都周刊:你有一枚章,刻著“摧眉折腰事權貴”,這是什麼意思?
  顧風:我這個是一個自嘲的說法。做文物保護工作,你得跟所謂“權貴”打交道,也會發生衝突,有時候就是短兵相接。  (原標題:長城是盾牌,運河是交融)
繼續閱讀

行賄1600港元 入獄6個月


  南都訊 記者康殷 港籍水貨客張紹楚被控2011年向超市職員行賄,獲取職員提供奶粉情報並預留奶粉,先後購入數百罐奶粉。張紹楚被裁定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成後,上訴得直發還重審,張紹楚在重審時認罪被判囚,其後又提出上訴。
  昨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詞,認為裁判官沒有犯錯,且判刑較重是因為張紹楚主動提供利益,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須即時入獄6個月。
  收500元“利是”被判刑並罰款
  案情指,百佳及屈臣氏同為屈臣氏集團屬下機構,並於案發時就某些暢銷品牌奶粉推行每名顧客每天只准購買3罐的政策。胡家強及林國輝同為百佳超級市場經理,分別派駐百佳黃大仙中心分店和竹園花園商場分店,而劉冠雄則任職屈臣氏雙鳳街分店。張紹楚是上述三店的常客,並慣常地致電胡家強、林國輝及劉冠雄,查詢有關分店的奶粉供應情況。
  案情透露,2011年1月至4月期間,張紹楚向胡家強、劉冠雄及其他百佳及屈臣氏職員提供共1600元(港元,下同)的“利是”,作為協助張紹楚購買大量奶粉的報酬。胡家強及劉冠雄各收受500元“利是”,而林國輝則收受張紹楚200元“利是”。
  2011年5月6日,張紹楚把奶粉交托其他人運往內地時被廉署人員拘捕,即場檢獲354罐奶粉,總值7萬元。
  2012年8月案件在觀塘裁判法院宣判,當時張紹楚被裁判官阮偉明判處入獄3.5個月。同案被告胡家強及林國輝分別被判囚3個月及2個月,各緩刑18個月。劉冠雄則被判囚2個月,緩刑2個月。胡家強及林國輝各判罰款3000元,而胡家強、林國輝及劉冠雄同時須向其雇主歸還100元至500元。
  上訴反而被加刑期
  但張紹楚不服裁決提出上訴,案件2013年1月開審,高等法院法官馮驊認為,裁判官判詞中寫錯一個字,令裁決不穩妥,因此發還重審。
  事隔一年案件今年1月重審,被告張紹楚重審時承認三項行賄罪。暫委裁判官陳炳宙指出,被告“罔顧公眾利益”,讓不少香港父母四處搜購都買不到奶粉。而被告來港定居已30多年,不可能不知道“給利是”是行賄。至於同案其他被告獲輕判,裁判官指他們均屬被動角色,相反張紹楚由始至終都是主動行賄的“煽動者”,故不能混為一談。裁判官直斥張紹楚“侵犯廣大市民買奶粉的權利”,若不重判便“愧對市民”,最終重判,將監禁刑期從3.5個月增至6個月。
  被告張紹楚隨即申請保釋就刑期提出上訴。直到昨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詞。法官李翰良指出,上次判決沒有問題,判刑較重是因為張紹楚主動提供利益,行為罔顧公眾利益,因此維持原判,張紹楚須即時入獄6個月。  (原標題:行賄1600港元 入獄6個月)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